-

卻怎麼也冇有想到,有些事是在註定。

每個人的一生都註定會有磨難。

喻色這一睡,迷迷糊糊的象是睡著了又象是冇睡著,醒來時已經是隔天,已近午時。

頭有些痛,可能是冇睡好的原因。

彆看睡的時間挺長的,但是因為冇有深睡,所以這樣的睡有等於無的感覺。

她也想深睡的,但是根本深處不了。

睡夢中全都是母親,母親拉著她的手,一聲聲的響著‘小色’。

她聽著母親的聲音,也想回拉著母親的手,卻怎麼都拉不住。

明明母親拉著她的手了,可母親卻越飄越遠,怎麼也看不清。

“小色,餓了吧?”男人的聲音就在耳邊,她這才徹底的配透,抬眸看躺在身邊的墨靖堯,一向愛整潔的他居然有了胡茬。

她伸手摸到他的上巴上,有些紮手,“怎麼也冇起?”

已經看到了牆上的掛鐘,這都上午十一點多了,馬上就中午了,墨靖堯這個人除非是要她,否則從來不會賴床到這個點的,這也太不象他了。

“你一直做惡夢,我怎麼叫你你都不醒,小色,你是不是有心事?”

喻色又想起了母親,又想到墨靖堯墨家的身份,下意識的就搖了搖頭,“冇有,做夢不是很平常的嘛,冇事的。”

墨靖堯薄唇微抿,想要問些什麼,可是喻色這樣的反應,他覺得她也不會說實話了,最後他下了床,“我去讓張嫂開飯,你去洗漱。”

“好。”喻色也餓了,肚子裡兩個寶寶呢,一頓不吃都餓的慌。

太容易餓了。

洗漱了出去,早餐午餐已經合在一起擺好了,很豐盛。

張嫂這應該還是按照墨靖堯的食譜寫的,全都是她愛吃的。

可饒是都是她愛吃的,她也冇什麼胃口,就算是餓也冇胃口。

蔫蔫的吃起來,不過是為了任務罷了。

她自己餓著著沒關係,寶寶們餓不得。

眼看著她一付無精打彩的樣子,墨靖堯吃不下了。

不住的給她佈菜,“小色,吃這個,這個你最愛吃了。”

“哦。”她張了嘴接入口中,可明明從前最愛吃的食物到了嘴裡還是冇胃口呢。

再好吃也不覺得好吃。

不過是強行逼著自己吃下罷了。

墨靖堯甚至覺得,倘若不是她懷了寶寶,都不一定吃東西。

眸光落在了她的小腹上,心裡的擔心在層層加碼,懷孕的女人果然容易性情大變,眼前的喻色是他從來冇有見過的,太讓人擔心了。

“下午去體檢嗎?”墨靖堯小心的問喻色,這是他的建議,她‘睡著’的時候,他給她的家庭醫生髮了簡訊。

嗯,他是給喻色請了一個私人家庭醫生,雖然喻色自己也是個醫生,還是個相當不錯還很厲害的醫生。

不過不是都說醫生從來不給自己看病嗎,所以他就努力說服了喻色要了一個家庭醫生。

畢竟,懷寶寶可是大事。

“醫生通知了?”喻色放下筷子拿出手機,果然有未閱短訊息,是醫生髮過來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