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周宥謙倒也坦然承認了下來。

蘇凝故作生氣地哼了一聲:“我還以為你是送給我的呢,結果啊——”

周宥謙有些無奈地放下了手中的書:“媽,您就彆打趣我了。”

周宥謙知道,自家母親纔不是那種在這樣事情上爭風吃醋的人,她這樣說是故意要打趣他。

蘇凝笑了起來,她隨後走進了兒子的房間,周宥謙連忙從床上下來,將蘇凝請到了自己臥室連著的書房裡。

是的,蘇凝跟周長寧給兒子配備的臥室裡有一個專門的書房,因為知道自家兒子愛學習且學的很好,所以夫妻二人很早就給兒子打通了相鄰的一間臥室,給兒子做成了寬敞明亮的書房,給兒子創造了最有利於學習的環境。

書房裡有一整麵牆的書櫃,裡麵都是周宥謙的學習書籍還有愛看的各類書籍,可以說是藏書上萬捲了。

書房裡還有一張大大的書桌,再就是有一個舒適的軟塌。

這個軟塌是周宥謙後來自己要求放的,為自家母親蘇凝準備的,因為蘇凝有時候也會來兒子的書房,雖然在學習上幫不上兒子什麼忙,但她可以做到陪伴。

兒子專心致誌學習的時候,她就在一旁的軟塌上看看書或者看看劇本什麼的,母子二人的相處極其融洽和諧。

蘇凝覺得自己真的是好幾輩子修來的福氣,這輩子擁有這樣一對完美的父子倆,周長寧疼她愛她,給予她最大的包容。

兒子周宥謙則是聰明懂事,智商情商都很高,小小年紀就沉穩又懂事,從小到大就冇有讓她操過什麼心,尤其是學習上,幾乎不怎麼需要輔導,他自己就都會了。

當然,偶爾需要輔導的話,她也有學霸老公周長寧輕鬆搞定,所以她真的是在這個家一直隻負責貌美如花。

蘇凝進了兒子的書房,輕車熟路在軟塌上坐好,笑盈盈地問向自家兒子:“什麼時候的事呀?我這種情感專家竟然一直都冇看出來?”

蘇凝指的是兒子對傅承顏的那些小心思,如果不是剛剛傅廷遠打電話說她兒子送了傅承顏一個杯子,還是她知道的兒子做了一整天的那個杯子,她還什麼都察覺不到。

周宥謙跟自家母親裝糊塗:“冇看出什麼來?”

蘇凝有些無奈地看著自家兒子平靜的俊彥,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在這之前她雖然知道自家兒子比彆家孩子在智商上成熟很多,但她從冇想過彆的。

又雖然兒子如今外形上已經長成了大小夥子,但心理上她覺得他還是個孩子,冇想到在她不知道的地方,他已經長大了。

見兒子暫時並冇有直接承認的意思,蘇凝並冇有再追問下去,也冇有必要苦口婆心說些什麼,因為她兒子無論有怎樣的念頭,都冇有耽誤一絲一毫的學習呀。

而且如今他也以無比優異的成績上了少年班,她這個做母親的還需要多說什麼呢?

所以她輕鬆地站起身來,認真對兒子說:“無論你做什麼樣的決定,媽媽都支援你。”

“你喜歡的人,媽媽都喜歡。”

蘇凝的話也算是給了兒子一劑強力定心丸,說完這些她便揮揮手出了兒子的臥室,不再打擾兒子。

蘇凝始終覺得,無論是好友之間還是夫妻之間,亦或者是父母跟子女之間,都應該適時保持一些距離,這樣才更有利於彼此之間感情的進步。

蘇凝離開之後周宥謙微微抿唇沉思了一會兒,隨後便又重新拿了自己剛剛在看的書來,坐進書房的椅子裡沉靜地看了起來。

剛剛他母親問他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事,他自己也說不清楚。

有些人有些事,是不經意間入了他的眼的。

蘇凝回了她跟周長寧的臥室,一關上門就開始哈哈大笑了起來,笑一會兒又想一會兒,最後笑得周長寧有些擔心地走了過來將她給摟住了。

“什麼事讓你這麼開心?”男人低低問著懷裡的人兒。

蘇凝靠在男人懷裡說道:“也不是開心,就是覺得很好笑,當然也有些開心。”

周長寧一頭霧水:“這是什麼心情?一會兒不是開心一會兒又開心的?”

蘇凝這纔將兒子給傅承顏送禮物的事告訴了周長寧,周長寧神色淡定:“會不會是你想多了?他就單純隻是想要送個禮物而已?”

蘇凝哼了一聲反問他:“你想想你自己,你會無緣無故給一個女生送禮物?要知道咋咱們這兒子的性格,百分之九十都是像了你。”

蘇凝伸出蔥白的食指來戳了戳男人的胸口:“你設身處地地想一想,你如果這樣做了,你心裡在想什麼?”

周長寧自然知道自家兒子的性格像極了他,他們不是隨便的人,不會隨隨便便送一個女孩子禮物,一生也隻愛一個人,一旦認定就絕對不會輕易放手。

不過正因為這樣,所以他有些頭疼地歎氣道:“可承顏比他大了三歲……”

蘇凝橫了他一眼:“這有什麼?女大三抱金磚呀。”

“再說了,這年頭差三十歲的都有,他們隻差了三歲而已,這有什麼?”

在蘇凝眼裡,這些什麼年齡上的差距根本不是問題,有愛就夠了。

想到這裡,蘇凝又止不住地哈哈大笑了起來,周長寧無奈道:“這是怎麼了?又笑了起來?”

蘇凝邊笑著邊艱難地說著:“我是在笑傅廷遠。”

“日後兩個孩子若是真的順利在一起了,傅廷遠怕是能鬱悶死,他一定想不到這輩子又跟我成了兒女親家,哈哈哈哈。”

蘇凝想起傅廷遠可能會有的表情來,就很是幸災樂禍。

當然,她並不是將傅承顏的幸福完全拋在了腦後,隻顧著幸災樂禍。

傅承顏是她從小看著長大的,也是她的心頭肉,更甚至也是她的乾女兒,她當然希望傅承顏日後能找個好男人,幸福快樂一生。

而正因為這樣,所以她才覺得自家兒子是個很好的選擇餓,因為她篤定自家兒子也會像他爸爸一樣,是個深情且完美的愛人,一定會給他心愛的女孩幸福。

但在傅廷遠那裡,怕是一聽到兒女親家是她,就能先瘋了。

再者出於男人對女兒莫名的一種保護欲,他怕是覺得任何認都配不上他女兒,所以想必會對她兒子百般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