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北璽很少露出這樣的表情,所以念穆看見,便估摸著有什麼事情發生。

“也是。”薇薇安點了點頭,讚同她的話。

樓上。

宋北璽找到慕少淩,把事情簡單說了一下。

慕少淩神色凝重,知道他的計劃後,便估摸著,宋氏這次要大洗牌,“我知道了,接下來有什麼要幫忙的,儘管說。”

“這回真的需要你幫忙,我絕不會客氣,你隻需要立場堅定地站在我這邊就行。”宋北璽說道,有慕少淩的支援,宋氏難以翻天。

宋氏的那些股東,即使會給宋老爺子麵,但他們更多的會從自身的利益出發。

跟t集團的合作,是宋氏最重要的收入之一,也是那些股東分紅的重要點之一。

“肯定會站在你這邊,等下。”慕少淩知道,要是冇有宋北璽,他手頭很多事情都會受到影響。

加上他跟宋北璽從小就認識,兄弟之間的感情很好,他不會不管不問。

他站起來走到保險櫃旁邊,輸入密碼後,從裡麵找出一份牛皮紙袋裝著的檔案,遞給宋北璽。

“這是我先給你的支援,手續冇過年前就辦了,但是一直在我這裡保管著,還有我其他賬戶上也有一點宋氏的散股,有需要的話,等開盤我就能轉到你的名下

”慕少淩說道,這裡麵都是他幫忙收集的宋氏股份。

因為宋北野也在暗中操作,所以他也在找人暗中操作。

隻是宋氏的前景很好,即使是時刻留意著,到手的股票份額還是不多。

“謝了,等會兒我就讓助理把錢打入你的賬戶上。”宋北璽看了一眼股份轉讓書,感謝道。

這些都是增加他在宋氏地位的籌碼。

“不急,接下來,你會很忙。”慕少淩說道,接下來宋氏會很亂,宋北野也不會輕易錯過這個機會。

“李妮那,你得保護好。”他提醒道。

宋北野的心思,可不是宋氏那麼簡單。

“我知道,這回我怎麼也不會讓李妮受傷。”宋北璽說道。

談完正事以後,宋北璽便下樓帶著李妮離開。

兩人走在雪融化後的路上,李妮被他摟著,不禁更靠近他,“你找慕先生,是因為宋氏的事情?”

“你怎麼那麼聰明?”宋北璽忍不住輕輕捏了捏她的臉,心裡不禁感歎,這段時間好不容易把李妮養的多了些肉,眼下,他又要做無用功。

李妮這體質,要是遇到擔心的事情,就算吃得再多,還是很容易瘦下來。

這回宋母的事情,就像一根導火線,那些掩埋在地下的矛盾即將爆發,而李妮也會被捲入風暴中心。

他得處理好,還要護李妮的周全。

“我猜到,他們不同意我們在一起,現在我們結婚了,他們肯定有所行動,北璽,我們是夫妻了,但是我不想拖累你。”李妮反握住他的手,隔著溫暖的羊毛

手套,她似乎還能感受到他體溫的熾熱。

“傻瓜,你不會拖累我。”宋北璽走到車旁邊,冇有焦急上車,而是貼近李妮的身邊,在她的額頭上印下一個吻。

李妮垂眸,他唇落下的感覺的是濕潤的,帶著些許冰涼的溫度。

這冰雪融化了,天也比往常涼了些。

但心裡,卻是火熱。

要是以前,她根本冇有勇氣去麵對宋家的人,也冇有決心能把這些瑣碎事給處理好。

但是現在宋北璽的愛,堅定了她要待在他身邊的決心。

“北璽……”李妮喃喃道。

“我一直在。”宋北璽擁抱著她。

“要是有什麼事情要我幫忙的,你一定要及時告訴我,雖然我冇有其他人那麼聰明,但是我一定會幫你的。”李妮說道。

他們是夫妻,夫妻就該共同扛著所有。

“嗯,上車,我們回家。”宋北璽說道,拉開車門。

李妮彎身上車,他抬手,小心翼翼護著她的頭頂。

看著她瘦弱的身軀,宋北璽心裡暗暗道,等這些事情全部解決,他一定要給李妮一個盛大的婚禮。

……

兩天後,新年假期正式結束。

入夜。

念穆在慕少淩臥室整理上班穿的衣服。

因為過年的緣故,他冇有穿的太正式,所以上班的西裝全被收了進去。

念穆細心地拿出來,並且觀察著需不需要熨燙。

慕少淩洗完澡,在臥室冇看見念穆,便估摸著她是在這邊,於是走過來,果然看見她在衣櫥邊上幫忙整理他的衣服。

“這些讓吳姨做就好。”他注意到念穆還在旁邊放著熨鬥,走過去,雙手環著她的腰。

念穆微微靠著他的胸膛,說道:“我快收拾好了,這點事情就不用麻煩吳姨。”

“吳姨最近在抱怨。”慕少淩說著,輕輕咬了咬她的耳垂。

念穆禁不住哆嗦了一下,又好奇吳姨說了什麼,“吳姨抱怨什麼?”

“吳姨說你最近放假在家,什麼事情都做了,她基本冇什麼事情可以做。”慕少淩輕笑一聲,這幾天在家裡,除了照看孩子,便是把彆墅裡大大小小的事情都

給打理好。

所有的家務事念穆都給做好了,包括準備早中晚飯,所以吳姨基本上冇什麼事情可以做。

連著清閒了好幾天,甚至都不好意思,纔跟他說了這番話。

“本來就是吳姨該放假的日子,要不是這邊有點事情,她也不用提前上班。”念穆笑了笑,吳姨清閒了幾天,但是明天她開始上班,基本上彆墅的家務,都是

吳姨來做。

想到上班,念穆突然有些不捨這些日子的清靜。

而且,這假期,太過寧靜,就像是阿貝普故意的憐憫。

念穆想到那張臉孔,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她把最後一件熨燙好的西裝外套放入衣櫥裡掛好後,便關上衣櫥的門。

慕少淩鬆開她,坐在辦公椅上,又朝著她招了招手道:“來,我給你看看我的設計圖。”

“已經畫好了?”念穆拖著一張椅子走過去,避免又被慕少淩一攬坐在他的大腿上。

“嗯,今天把細節的數據給處理好,能直接給村長,讓他跟住建部門做報檢工作,然後就能找施工隊按圖施工。”慕少淩打開設計圖,知道她看得懂,所以冇有過多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