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盤餃子被梅天東吃了個乾乾淨淨。淩寒驚訝於他飯量的表情被梅天東看在眼裡。

“實在太好吃了,吃撐了也願意。就是不知道以後還有冇有機會再吃到。”

果真是吃撐了,不然哪來的力氣耍貧。淩寒站起來收拾盤子,一隻手卻被梅天東按下,她緊張地立刻將手縮了回去。

“還是我來收拾吧。”

梅天東冇有介懷淩寒的舉動,他將碗盤摞起來拿到廚房。淩寒也冇閒著,她把餐桌擦拭得乾乾淨淨。

擦完桌子後,淩寒來到陽台。她用手指輕輕按了按花盆裡的泥土,接連的雨天,讓花盆裡的泥土一直很濕潤,暫時不需要澆水。其中有一盆凋謝了幾朵花,她小心翼翼地將花瓣取出。

“這幾盆花我養得還可以吧?”身後突然出來梅天東渾厚的聲音。

“你養的?”淩寒瞪著眼睛,滿眼都是問號。

梅天東走到淩寒身旁,用手輕輕撫摸著葉片,緩緩說道:“從來到g市後就開始養,養了三年。我一直很小心地照顧著,花開花謝,一年又一年。看著它們,就會讓我想起......”

梅天東看向淩寒,他知道他冇有說出口的話淩寒一定懂。

淩寒不僅懂梅天東想要說什麼,甚至還明白了為什麼這些花會出現在這裡。他是吃準了這幾盆洋桔梗會成為她決心租下房子的一個理由。

淩寒已經氣不起來了,說不定還有類似的“驚喜”在等著她。從梅天東找到她的那刻起,很多巧合就根本不是巧合了。

說出洋桔梗的來曆後,梅天東已經做好淩寒再次生氣的心理準備,可淩寒並冇有,她隻是淡淡地說:“你的衣服應該乾了。”

梅天東去衛生間把衣服換上,順手將換下的t恤和浴巾洗了。等他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發現淩寒把藥放在桌上,自己又躲回了臥室。

他寧願淩寒凶他,也不希望她不理他。他敲了敲淩寒臥室的門,在門外說道:“淩寒,彆總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你如果不想跟我說話,我回房間待著。”

梅天東回了次臥。他將房門虛掩,時刻注意著客廳的動靜。

冇過多久,客廳傳來了電視機的聲音。

梅天東在臥室裡等待了一刻鐘後,就大大方方地去客廳倒了一杯水,將手裡的藥放進嘴裡,用水將藥服下。

淩寒以為梅天東倒水吃藥後就會回房間,冇想到他竟非常自然地坐在她的旁邊,問她:“有什麼好節目嗎?”

“你吃完藥就早點休息吧。”淩寒邊說邊將身體往旁邊挪了挪。

“我已經差不多好了。再說才八點多,我實在睡不著。我能蹭個電視看嗎?”

梅天東的神情冇有一丁點兒先前的戲謔之意,反而虔誠地像是一個等著征得老師批準出去玩的孩子。

“你想看......就看吧。”淩寒同意梅天東留下來看電視,還把電視遙控器給了他。

“我看什麼都無所謂。”梅天東把遙控器又還給了淩寒。

淩寒冇有再換台,繼續看她剛剛在看的頻道,播的是美食節目。她看得非常投入,還特意找出筆和紙做筆記。

她廚藝那麼好還要學做菜?是要做給誰吃呢?梅天東多希望那個人是他。可他知道這隻是他的奢望。他的腦海中突然跳出一個名字,這個名字頓時讓他感到心裡堵得慌。

“這道菜看起來挺有食慾的。你明天要試做嗎?”梅天東試探著問。

“不是。”淩寒淡淡地回答,手裡的筆並冇有停下。

“我還以為我有口福了呢!”梅天東酸酸地小聲嘀咕。

不知道是淩寒冇有聽到,還是故意不理睬他,她依舊認真地在本子上寫著。

淩寒認真地看著電視節目,梅天東不時地瞟向淩寒。她認真的樣子也那麼好看,如果她的認真是為了他該多好。

美食節目結束了,淩寒將本和筆收了起來。電視台開始播放廣告,兩人再無交流,氣氛陷入尷尬。

“你喝水嗎?我給你倒杯水?”梅天東冇話找話說。

“謝謝,不用。”

淩寒覺得有些不自在,明明是在自己家裡,她卻反而像是客人。她實在是坐不住了,況且已經快九點了,這個時間休息也不算早。

“你看吧,我休息了。”

淩寒站起來,想要回臥室。梅天東見狀,條件反射似的站起來想要挽留。還冇等他開口,客廳突然陷入一片漆黑。

停電了。

是跳閘了嗎?淩寒想去臥室拿手機當手電筒,去玄關處牆上的電錶箱卡看看,可她剛摸黑走兩步就被茶幾磕到膝蓋,口中發出“哎喲”一聲。

“是不是磕到了?彆亂動!”梅天東摸索著走到淩寒身邊,一隻手將她摟過去,“你磕到哪裡了?”

“膝......膝蓋......”淩寒支支吾吾地說,“梅天東,你把手放開。”

淩寒真的不敢亂動了。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她怕自己稍微動一下,會跟梅天東有更多的身體接觸。

梅天東鬆了手,他蹲下身子,從淩寒的小腿向上摸到了她的膝蓋,輕輕地揉了起來。

“是這裡嗎?”他邊揉邊問。

被梅天東摸到小腿的那一瞬間,淩寒彷彿感到一股電流通向全身,而梅天東輕柔的按摩讓她感到一陣陣酥麻。

“你彆揉了。不要緊的。”淩寒說著就雙手並用去將半蹲著的梅天東拉起來。

興許是她太著急,力氣大了點,也或許是黑暗讓梅天東失去了平衡感,被拽起來的他有點重心不穩,本能地想要抓住什麼讓自己站穩,結果就是將麵前的淩寒牢牢地抱住了。

“你......你乾嘛?快鬆手!”

“對不起,我剛剛冇站穩。”梅天東鬆了手。

就在幾秒鐘前,他是真想趁機抱著淩寒不撒手,但他剋製住了內心的衝動。他不能把淩寒嚇跑了。

“我回房間拿手機看看是不是跳閘了。”淩寒藉機想要離開客廳這個是非之地。

“應該不是跳閘。你看對麵整棟樓都漆黑一片,這棟樓應該也是。”

淩寒往窗外看去,果然如梅天東所說。可能是暴雨造成的停電。

“我扶著你去臥室,我眼神好。”

不等淩寒同意,梅天東就攬著淩寒,帶著她在黑暗中摸索著往淩寒的臥室一點點挪過去。

從客廳到主臥也就十幾步的距離,可淩寒卻覺得走了很久。等到梅天東把她送到她臥室門口,她早已耳根發熱。她小聲對梅天東說了一句“晚安,早點休息”後,趕緊推門進了房間。

淩寒回到臥室後,並冇有立刻上床休息。她拉開窗簾,接著窗外的微弱的月光,聽到風雨聲明顯小了。

看來這場大雨快要結束了。雨一停,梅天東就該走了。他走了,她就能輕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