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小說網 >  洛枳程熠小說 >   079 追

-

小舅?

洛枳不明所以地看著李成玨,“時老師是你的小舅?”

李成玨將目光移向洛枳,點了點頭,說了他的慣用說辭,“嗯啊,我外公的老來得子。”

時揚看了一眼李成玨手裡的花,再看看本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心裡頓時明白了什麼。

時揚轉身對洛枳說道:“今天就這樣,回去學習吧。”

洛枳:“好的,時老師。”

洛枳轉身剛走,李成玨就叫住她:“洛妹妹,花。”

洛枳冇去接,徑直往前走了。

時揚看了一眼李成玨,淡淡地說了一句:“和我出來。”

北城大學對麵有一個公園,時揚和李成玨走進了一個涼亭。

“怎麼來北城了?”時揚雖然心裡知道,但是嘴上還是要問一下。

李成玨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把手裡的花往時揚麵前推了推,“追女孩子啊。”

時揚頷首問:“阿玨,你喜歡洛枳。”

“很喜歡。”李成玨有預感自己就快要追到洛枳了。

“會娶她嗎?”時揚又問。

李成玨笑了笑,摸著鼻子說:“小舅,那還有點早。”

“好。”

時揚說著摘掉臉上的細邊眼鏡,一本正經地看著李成玨說:

“阿玨,你聽好了,小舅以後是要把洛枳帶回家的。”

“咚!”

李成玨手一抖,手裡的滿天星掉在地上,花散的到處都是。

李成玨壓根就想不到自己小舅對洛枳竟然是動了真格的。

以前雖然他也會添油加醋把他小舅和洛枳的事在程熠麵前說,但其實那就是他故意逗程熠。

畢竟時揚的眼觀真的很高,這些年家裡不知道給他介紹了多少優秀的女孩子,他都不要,就這樣一個“出家僧”的性格怎麼就會好端端地喜歡上了洛枳呢。

李成玨舔了舔乾澀的嘴唇,露出難看的笑容,“小舅,你是在和我開玩笑的對嗎?”

“冇有。”

喜歡一個人眼神是藏不住的,李成玨盯著時揚的眼睛,他承認自己被嚇到了。

“可是小舅,明明是我先喜歡她的。”

“還有,洛枳是我兄弟的前女友。”

李成玨試圖找一些藉口,但時揚都冇有放在心上。

“我知道,但不重要。阿玨還小,要懂得尊老愛幼,洛枳是小舅的,以後不要再來招惹她。”

“還有,這事記得保密,小舅有什麼本事你是知道的。”

說完,時揚拍了拍李成玨的肩膀頭也不回地往前走了。

李成玨僵在原地,哭笑不得,這都他媽的什麼事啊。

過了一會,亭子外麵忽然飄起了雪花

雖然立了春,但北城是一點和春天有關的跡象都找不到。

程熠百無聊賴地坐在床上刷手機,他頭一偏發現外麵下起了鵝毛大雪。

今天的這場雪下的著實是有些過於凶猛了,程熠是南方人,平時基本都看不到下雪,所以他對自己看過哪場大雪印象特彆深刻。

他記得上一次北城下這麼大的雪是他向洛枳表白的那天。

那年他們大一,程熠在觀察洛枳半年之後終於決定對她下手。

有些事其實是會被刻進骨子裡的,平時可能想不起,但隻要去想就會記得很清楚

程熠看著窗外的雪,記憶慢慢地倒退

北城大學,男生宿舍樓。

程熠正坐在筆記本電腦前畫圖紙,突然宿舍的門被推開,他的同班同學也是隔壁宿舍的鄰居陸冷走了進來。

“程熠,你怎麼還坐在這裡。”

“怎麼了?”程熠放下手裡的筆對著陸冷問了一句。

“醫學院的院花洛枳在樓下玩雪呢。”

“你”

陸冷話都冇說利索,程熠就迫不及待地拿起外套衝了出去。

陸冷笑著自言自語了一句:“真是猴急。”

程熠一口氣都不帶喘的就跑到學校的操場,果然他一眼就在一群女生堆裡看到了洛枳的身影。

她穿著一件純白色短款羽絨服,下身是牛仔褲配雪地靴,帽子圍巾把自己武裝的嚴嚴實實的。

程熠雙手插在口袋裡,就這麼淋著雪一動不動地看著洛枳和她的同學玩雪。

突然一個女生跑到程熠旁邊,她對著那邊的洛枳喊:“洛枳快過來啊,我在這呢。”

然後程熠就看著洛枳朝他這個方向跑來,就在兩人之間距離隻有十幾米的時候,他突然注意到洛枳整個人重心往前倒,這很明顯是要摔倒的姿勢。

於是程熠拔腿就朝洛枳跑去,在她即將要摔倒的時候強勢將她護在懷裡,最後讓她摔在了他的身上。

“啊——”

洛枳叫了一聲,兩人離的很近,程熠聞到了她嘴裡的草莓奶糖的味道,就很想親一口。

“痛嗎?”

程熠擔心洛枳。

“不痛,同學,謝謝。”

“”

洛枳動了動身體想起身,但程熠就是不鬆手。

“同學?”

程熠看著洛枳的眼睛滿滿都是愛意,“同學,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程熠,飛控係,和你一樣大,注意你很久了,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程熠也是第一次表白,從前他都是被彆人表白,但都冇有接受,也冇有談過戀愛,隻有在看到洛枳的第一眼,他才產生這樣的想法。

洛枳臉紅,“你胡說什麼?快放開我。”

“不放,除非你答應做我女朋友。”

程熠記得洛枳當時的表情就是那種小女孩該有的羞澀,特彆害羞,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嗯。”良久之後洛枳終於點頭。

洛枳迴應的聲音比蚊子聲還小,但程熠還是聽見了,他抱起她在雪地裡轉圈,周圍全是同學們的起鬨聲

“吱吱吱”

突然,程熠手裡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他從回憶裡被拽了出來。

程熠低頭看了一眼手機。

“喂。”

程熠接起電話,高楹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朵,“程熠,你還在醫院是嗎?”

“是,楹姐這是想讓我帶病工作?”

程熠故意夾槍帶棒地說話,他就是不爽,高楹怎麼能說把孩子拿了就拿了。

“冇有,我隻是想問問你的情況。”

“還有,我在北城。”

程熠冷哼一聲:“所以呢?”

沉默幾秒,聽筒裡又傳來了高楹的聲音,“現在下大雪,等雪小一點我去醫院看你。”

程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