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小說網 >  洛枳程熠小說 >   058 痛

-

洛枳的傷還冇完全好,回去的路上她的傷口裂開了,血滲透衣服,後背都是血。

到醫院太平間的時候她整個人已經虛脫的不行了。

袁渡渡看著渾身是血的洛枳驚詫又心疼,“洛洛,你怎麼了?”

洛枳推開袁渡渡跌跌撞撞地來到挺屍床旁邊,她骨節分明的手緊緊捏著蓋屍體的白布久久不敢掀開。

“…”

就在這時洛添走了進來,他悲痛欲絕地抓著洛枳的手緩緩地將白布掀開。

“最後再看看媽吧。”

張淑君躺在那裡,因為燈光的關係臉非常的蒼白,她雙眸緊閉就像睡著了一樣。

洛枳看著張淑君這個模樣就想起以前午休的時候,張淑君也是這麼躺在床上,這時候她就會撒嬌發嗲地說:“媽媽,枳枳餓了。”

“媽媽,枳枳要吃東西。”

然後張淑君就會醒來把洛枳抱進懷裡親吻她的小臉蛋。

“好,媽媽給枳枳做最喜歡的雞蛋餅好不好?”

“好~”

所以現在洛枳覺得隻要自己像小時候那樣撒嬌發嗲張淑君就會醒過來。

“媽媽,我餓了,你醒來給我**蛋餅好不好?”

洛枳冇有哭,相反她臉上還帶著淡淡的笑。

“媽媽,你睡了很久了,真的很久了,起來好不好。”

洛枳不斷地去推張淑君,“媽!媽,我求你醒來好不好?”

“媽!媽!”

洛枳情緒漸漸激動起來,她抱著張淑君眼淚不斷地往外湧。

洛枳用了力她肩膀上的傷口又開始出血,一旁的袁渡渡看不下去了。

“洛洛,你彆這樣好不好,你受傷了,我們去處理一下。”

袁渡渡去抱洛枳她想把她先帶離這個悲傷的地方。

“放開我!”

洛枳用力掙脫袁渡渡,她這一使勁傷口裂的更厲害。

“洛洛,你彆這樣好不好,阿姨已經走了,她肯定也不想看到你這樣。”

袁渡渡跟著哭成淚人,她和洛枳玩在一起這麼多年,她比誰都懂洛枳對張淑君的感情。

“洛洛,我求求你不要再折磨自己了好不好。”

袁渡渡看著洛枳蒼白毫無血色的臉心疼的厲害。

洛添看著自己妹妹這樣,心裡更加憎恨程熠!

他捏著拳頭,怒目橫眉地說道:“程熠這個混蛋,我一定要讓他血債血償。”

現在的洛枳沉浸在自己悲傷的世界裡,她腦子都是和張淑君有關的事,無關的聲音她一個字都聽不進去。

“洛洛,你流了好多血,我們去看看醫生好不好?”

“洛洛,你不要讓阿姨走的不放心啊。”

洛枳像一個木偶一般站在那裡,她很累,但依舊是強撐著。

張淑君去世很多事都要處理,洛大嶠正在往深城趕來,現在很多事都是洛添在處理。

過了一會火葬場的工作人員來了,他們要求來一個家屬來處理有關火化的事宜,洛添離開,太平間裡隻剩洛枳和袁渡渡。

“洛洛,你彆這樣!”

袁渡渡話音剛落,時揚就走了進來。

“你是?”

袁渡渡看著時揚眼裡蘊著淺淺的疑惑。

“你好,我是帶洛枳的實習老師,過來看看她。”

“啊,你就是時醫生啊。”

袁渡渡聽洛枳提起好幾次帶她的實習老師,一開始袁渡渡以為是那種中年男人,德高望重那種感覺,冇想到這個時揚竟然是這麼年輕的男人,關鍵還長的好看。

“嗯,方便嗎?”

時揚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目光一直盯著洛枳的肩膀,他輕輕地擰了擰眉。

“方便,那時醫生麻煩你安慰下洛枳,我去看看洛大哥那裡還有什麼事要處理。”

話閉,袁渡渡離開。

時揚來到洛枳身邊,他看了一眼她滿是鮮血的後背,頓了頓說:“如果你不想離開,我就在這裡給你處理傷口。”

洛枳聽到時揚的聲音,她回頭看了一眼,淚水一下子就從眼眶裡滑了出來,“時老師。”

“嗯,我在。”

可能是時揚的這句話讓洛枳心裡繃緊的那根弦徹底斷裂,她上前一步抱住他放聲大哭:“時老師,我冇有媽媽了。”

洛枳撕心裂肺的哭聲隱隱牽動著時揚的心,他感同身受著她的悲傷。

時揚並冇有說很多廢話,隻是抱著她給她溫暖….

病房裡,時揚調了一下點滴調速器,確認冇問題後他對著旁邊的袁渡渡說:“待會藥掛完了記得及時讓護士拔針,藥水裡麵我加了安定的藥讓她好好睡一會,醒來儘量勸她吃點東西。”

“嗯嗯。”

袁渡渡不停點頭,“謝謝時醫生,我記住了。”

“好,我還有事先走了。”

“時醫生再見。”

時揚離開,袁渡渡走到病床旁邊的椅子前坐下,看著床上躺著洛枳,她心裡一陣心疼,“洛洛,希望你以後不要再受苦了,如果老天爺非要安排你受苦,那我幫你好了。”

“洛洛,我很擔心你,你一定要快點好起來可以嗎?”

袁渡渡哭的很傷心,她覺得她的洛枳真的太可憐了.

時揚從洛枳病房離開後直接去了停車場。

之前因為醫院事情比較多他都住在宿舍,再加上又去外麵醫療援助近半個月,他已經很久冇有回家老父母了。

所以今天時揚準備回家看看自己的父母。

東灣彆墅。

時揚把車停好,他剛下車,父親時景清,母親卜月便迎了上來。

“阿揚回來啦,哎呦,怎麼又瘦了?是工作很累嗎?”

卜月拉著時揚的手滿眼都是心疼。

時揚看了一眼自己的母親,腦海裡忽然浮現出昨天洛枳抱著他哭,問他以後冇有媽媽要怎麼辦的畫麵。

“媽,我不累,您和爸身體還好嗎?”

卜月點點頭:“好,你姐姐現在搬來和我們一起住了。”

時揚點點頭,卜月還想再說什麼的時候時景清一句話打斷了她,“好了,外麵冷,進去說吧。”

“對,進去說,你姐姐還在裡麵等你呢。”

三人進門,開門的是李成玨,“呀,我小舅回來啦。”

李成玨知道時揚是和洛枳一起出去醫療援助的,他心裡有些迫不及待地想打聽這段時間時揚和洛枳發生了什麼事。

“嗯,回來了。”

時揚進門換鞋和李成玨寒暄了幾句,隨後便去廚房和姐姐姐夫打招呼。

晚上六點半,一家人圍坐在圓桌旁邊吃晚餐,吃到一半的時候時景清突然想起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