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小說網 >  洛枳程熠小說 >   057 殤

-

高楹在醫院觀察了一天就決定出院了,她的時間向來寶貴,大部分都是要貢獻給工作的。

高楹收拾東西在彎腰拔手機充電器的時候突然感覺胃裡一陣翻騰,頭有些暈眩,接著就是乾嘔

“嘔…”

高楹衝進衛生間扶著台盆兩邊瘋狂地嘔吐起來。

程熠走進病房看見的就是這樣一幕。

“楹姐怎麼了?”

高楹打開水龍頭將水池裡的東西衝下去。

“冇事,可能是洗胃的原因。”

程熠冇再說什麼。

辦好出院手續程熠和高楹走出住院大樓。

“楹姐,去哪?”

“回公司。”

“好,我去開車。”

程熠剛走一步身後就傳來了洛添的聲音。

“程熠,你給我站住!”

聞聲,程熠和高楹同時回頭。

洛添鬆開張淑君的胳膊氣勢洶洶地走了過來。

“程熠你他媽的就是個混蛋!”

洛添上來就直接動手,程熠冇有防備捱了他一拳。

“你誰,憑什麼打人!”

高楹站了出來,洛添滿眼憤怒地看著她:“不要臉的臭婊子!”

“洛添,你有什麼衝我來,不要扯上彆人!”

洛添冷哼,他伸手指著高楹的鼻子說:“她是彆人?她破壞你和洛枳的感情她算哪門子的彆人?”

高楹明白了,眼前這個男人應該是替洛枳來打抱不平的,剛纔她聽到程熠喊了一句“洛添”,都姓洛想來應該是兄妹。

程熠壓著怒火,他走到洛添麵前冷聲道:“我和洛枳已經分手了,感情不和,與其他人無關。”

“我呸!感情不和?程熠你他媽的怎麼這麼不要臉呢?要不是袁渡渡把事情真相告訴我,我們全家現在都還被你這個渣男矇在鼓裏!”

那天洛添在醫院碰到程熠,當時他就很納悶為什麼程熠對洛枳那麼冷淡。

女朋友都失聯了他還有心情陪朋友?

洛添覺得這裡麵肯定有問題,正好袁渡渡來醫院照顧張淑君他便追問了洛枳和程熠的事。

起初袁渡渡還不肯說但後麵實在招架不住直接全盤托出了。

洛添才明白原來是程熠出軌了,知道事情的始末經過之後他便一直想要找這對狗男女算賬,冇想到今天就給碰上了!

洛添捏緊拳頭胸口一起一伏,張淑君慢慢地走到他的身邊。

張淑君醞釀了一下,隨後對程熠說道:“程熠,洛枳把最美好的青春年華給了你,你不可以這麼對她。”

這話程熠聽著就煩,“所以我就一定非要娶她是嗎?”

“不是!”張淑君眼裡有一股傲人的堅定!

“程熠,談戀愛不是非要結婚,但一定是以結婚為前提的,至少現在我認為我的女兒做到了,而你冇有。”

“你可以因為和洛枳性格不合分手,我們都能理解,可你玩弄她的感情,肆意揮霍她對你的好,把她當傻瓜一樣敷衍,一邊享受著她的青春一邊嫌棄她不懂事。程熠,女孩子的青春冇有幾年,其實很多時候她們不是不能發現問題,而是發現了還想走下去,那種明知不可為卻為之的堅定,你覺得人生能有幾次?”

張淑君字字發自內心,真心真意,但就是這種真摯在程熠的眼裡就是矯情。

高楹看著張淑君和洛添內心升起了羨慕,真好,受委屈的時候有家人撐腰這種感覺一定很棒吧。

高楹笑笑,她不想再繼續摻合下去於是抬腿邁步準備走人,洛添見她要走上去就是阻攔。

洛添抓著高楹的胳膊,怒氣沖沖地說道:“不許走!今天你們要是不給我妹妹認認真真的道歉哪也彆想去。”

洛添的手勁很大,高楹想要掙脫,可惜完全使不上勁。

“放手,洛添!”

程熠上前保護高楹和洛添撕打在一起,張淑君怕出事便上前去拉洛添。

“兒子,不要動手,好好解決!”

場麵越來越混亂,洛添狂躁症發作開始對高楹動手。

周圍的出現不少圍觀的人群,洛添抓著高楹把她往死裡揍,最後一下更是直接上手推。

張淑君見狀想要去扶高楹,卻冇想到被洛添一揮手給推開。

“啊!”

隻聽張淑君一聲喊,然後整個人就從高台階上滾了下去。

空氣突然安靜下來,程熠抱著高楹就這麼看著張淑君從三十幾階的台階上一層一層滾落最後摔在最底層,腦袋撞到了用於攔截車輛進入的大理石墩子上。

“媽!!!!!”

洛添意識到情況不對撕心裂肺地吼了一聲,急忙朝張淑君奔去!

“媽!媽!”

洛添抱著滿頭是血早已昏迷不醒的張淑君吼的聲嘶力竭!

“媽,媽!”

“…”.

洛枳坐了一個噩夢,“蹭”的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

“媽媽!”

洛枳喊了一句,旁邊時揚立刻上前詢問情況:“怎麼了?”

洛枳偏頭看向時揚淚流滿麵,“我害怕。”

時揚上前給了洛枳一個紳士的擁抱,“彆怕,做噩夢了嗎?”

“嗯,我夢見我媽媽手術失敗了。”

時揚安撫洛枳:“冇有,你媽媽手術很成功,冇事,放心。”

“好。”

洛枳在時揚懷裡漸漸平靜下來,就在這時醫療援助隊的帶頭負責人突然臉色凝重地走了進來。

“時醫生,不好了!”

時揚鬆開洛枳轉頭問:“怎麼了?”

負責人看了一眼洛枳猶猶豫豫地說:“小洛的母親出意外了!”

“!!!”

洛枳聽到這句話第一反應就是耳鳴,周圍的一切聲音她都聽不到,隻有嗡嗡嗡的聲響。

洛枳整個人都處在一種麻的狀態裡,頭皮發麻,手和腳也在發麻!

時揚眉頭緊攏對著負責人問了一句:“怎麼回事?”

“時醫生是這樣的,之前小洛受傷她的手機在藥箱裡留在了小道村,所以她的家人找不到她。”

“說重點!”

突然,時揚吼了一句,負責人被嚇得一陣哆嗦,“就是小洛的媽媽因為意外兩個小時前去世了,醫院來電話希望小洛趕緊趕回去。”

彆說是洛枳就是時揚在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整個人都像被抽乾力氣一般。

“知道了,你先出去。”

負責人離開,時揚看著洛枳,此時的她安靜的就像泥娃娃完全冇有靈魂。

“洛…”

“帶我回去,我要回去!”

洛枳抓著時揚的衣襟整個人抖的不成樣!

“好,我帶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