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小說網 >  洛枳程熠小說 >   038 馬蚤

-

洛枳回到醫院宿舍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她耷拉著腦袋,心情沮喪地穿過小花園,突然她看見前麵路燈下有一男一女。

男的是時揚,女的是俞心嶼,洛枳第一反應就是跑。

隻是她剛轉身,時揚就將她叫住,“洛枳。”

“”

洛枳內心:阿西吧!

洛枳回頭,皮笑肉不笑地和時揚還有俞心嶼打招呼。

“時老師,俞醫生你們好。”

“那個,我回宿舍,你們慢慢聊啊。”

自從知道時揚和俞心嶼的事之後,洛枳就想著以後要怎麼避開這兩個人,她自己現在都亂的和狗屎一樣,纔不想圈進彆人的漩渦裡。

洛枳剛邁步準備往前走,時揚就隔著衣服扣住她的手腕,“晚飯吃了嗎?”

事不過三,時揚已經拿洛枳當了三次擋箭牌了,這次若是她還上當,那她和豬冇有什麼區彆了。

“吃了啊。”

時揚:“哦,我冇吃,一起。”

說完也不顧洛枳反對拉著她就往前走。

“時揚,你站住,你非要用這種方式是嗎?你是以為這樣我就會放棄你嗎?”

“時揚,你太幼稚了,我希望你冷靜下來,好好考慮一下我們的事,畢竟我知道你心裡其實還是有我的,對不對。”

洛枳被時揚拉著往前她,她感覺自己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摔倒。

“時”

洛枳剛準備說話,時揚就拉開車門將她送進副駕駛座,彆說,雖然時揚現在有點衝動,但動作還是很溫柔的。

車裡,時揚一言不發地開著車,洛枳悄咪咪地看了他一眼,鼓足勇氣將心裡的話說了出來。

“時老師,今天是你第三次拿我當擋箭牌了,你這樣坑我,良心難道不會痛嗎?”

洛枳一開始挺怕時揚的,但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她發現其實他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可怕。

時揚冇說話。

洛枳繼續把心裡想說的話說出來:“時老師,我已經夠慘了,男朋友和我談了六年他爸媽都不知道我的存在,他現在還喜歡上了彆人,我真的很倒黴了。”

“還有,我覺得俞醫生看起來也不像是那麼好騙的人,你確定你一直這樣拉我做擋箭牌,她會信嗎?”

“還有,就算她信了,你這不是坑我呢嗎?”

洛枳雖然單純,但也不是傻到可以被人踩在腳底下摩擦的那種。

時揚雖然不說話,但他把洛枳說的每一句話都聽進去了,確實,這是他做的是欠妥。

想了想,時揚開口:“抱歉,以後不會了。”

“嗯,謝謝時老師理解。”

洛枳這點分寸感還是有的,她說完自己的事之後也冇有雞婆地去問時揚他和俞心嶼到底是什麼關係。

“那時老師,你在前麵那個路口放我下來吧。”

洛枳正準備解安全帶,時揚突然製止:“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洛枳疑惑:“嗯?”

“你會挑小女孩的衣服嗎?”

洛枳想了想覺得這好像不是什麼難事,於是她點頭,“會吧。”

“好。”

時揚轉變路線帶著洛枳去了一個商場,他們進了一家童裝店。

“時老師,小女孩幾歲啦?”

“兩歲。”

洛枳想兩歲的女娃娃應該是喜歡卡哇伊一點的,於是她挑了一件粉色的棉衣,上麵還有卡通玩偶特彆可愛。

“時老師,你看這件好不好?”

洛枳剛說完,旁邊的女服務員就拍馬屁了,“先生,你的女朋友眼觀真好,這是我們店的櫥窗款,今年賣的特彆好。”

聞言,洛枳一陣尷尬,“我不是”

“好,那就這件吧。”

時揚乾脆利落地買了單,半個小時後,他帶著洛枳還有剛纔買的衣服來到一幢破舊的居民樓前。

起初洛枳不太明白為什麼時揚要出現這裡,後來她懂了,原來時揚一直默默資助一個生了重病的女孩,不僅幫她墊付醫藥費,還經常在生活上幫助她。

洛枳冇想到時揚這人看著表麵上不好親近,冇想到內心是這麼暖的一個人。

/

洛枳晚上回到宿舍,她躺在床上滿腦子都是今天偷聽到程熠和李成玨的對話。

說真的,她能想象到的最壞情況就是程熠的新鮮感過去了,她從來都冇有想過程熠竟然對她已經厭煩到了這個地步。

洛枳側著臉,眼淚滑過鼻梁骨,她吸了吸有些堵塞的鼻子,滿心的委屈與不甘心。

捧著一顆真心,結果被踩在地上碾碎。

洛枳始終想不明白程熠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拿出手機,洛枳點開程熠的微信,她先是將他拉黑,但拉黑後她還是忍不住將他從名單裡拉出來。

接著洛枳又編輯了一大段的小作文,想發給程熠,就在她準備點擊發送鍵的時候,突然腦海裡想起程熠對李成玨說的一句話。

“洛枳每次發的小作文其實我一個字都冇有認真看。”

這是程熠的原話,洛枳把它刻在了心裡。

越想越睡不著,洛枳掀開被子起身開始穿衣服。

“唔,洛枳,你要去哪?”

喬君卿打開床頭的小夜燈,睡眼惺忪。

“小喬姐,對不起,吵醒你了,我出去一趟。”

洛枳憋不住了,她現在就想跑到程熠麵前好好地質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一路小跑出宿舍大院,洛枳叫了一輛車來到程熠家樓下,她給他發資訊。

[程熠,你在哪?我想見你。]

洛枳資訊剛發完,她就看到一輛車從自己麵前開過,洛枳一下就認出了這是程熠的車。

她朝著車的方向跑去,就在這時,她看見程熠和高楹一起從車上下來。

洛枳看到這一幕情緒一下就崩了,她的雙腳如灌了鉛一般站在原地怎麼也無法向前。

程熠和高楹抱在一起,他們靠在車上擁吻,撕扯對方,恨不得下一刻就將彼此融進骨血裡。

洛枳看著程熠和高楹走進公寓樓,她緊隨其後跟了上去,來到程熠家門口,她在地墊上發現了一雙女士乳白色高跟鞋。

門內,高楹整個人癱軟地靠在牆上,程熠抱著她吻的難捨難分。

“程熠”高楹從唇縫裡溢位聲音,軟綿軟綿的。

“嗯?”

高楹雙頰緋紅,眼裡一片迷醉,她伸手撫上程熠的臉,說:“我們這樣是不是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