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小說網 >  洛枳程熠小說 >   037 狗

-

程熠一進門就看見了洛枳。

幾個小時前程熠突然接到他媽林綺蘭的電話,說是他爸程程偉曄在去養老院慰問突發心梗,好在被一個醫生救了。

那時候程熠正在臨市出差,在得知這個訊息之後他馬不停蹄地趕回來,讓李成玨在高鐵站等他,然後兩人一起來了醫院。

“兒子,你回來啦。”

林綺蘭來到程熠麵前。

“嗯。”

程熠越過洛枳徑直來到程偉曄麵前,“爸,現在感覺還好嗎?”

“好多了,多虧了小洛,不過兒子,我記得以前好像在你手機裡看過一個女孩子的照片,好像和小洛長的挺像的。”

程偉曄就是不敢確定,因為事情過去太久了,那時候程熠才大二,印象確實有些模糊了。

程熠還來不及開口,李成玨那個大嘴巴就說了:“程叔,洛枳就是程熠的女朋友啊,他們談了六年。”

“什麼!”

“什麼!”

林綺蘭和程偉曄異口同聲,“小洛是你的女朋友啊?程熠,這是真的嗎?”

程熠聞言先是看了一眼洛枳,隨後點了點頭,“是。”

“哎呀,緣分啊。”

林綺蘭和程偉曄交換了一個眼神,兩人眼裡皆是滿意。

程家不是什麼有底子的大戶,九幾年那會程偉曄從廠裡買斷出來下海經商,來到深城打拚,那時候的深城還是一個待開發的城市,可以說是遍地是商機。

程偉曄瞄準機會開了一個給被人安裝門窗的店,後來改革開放,生意越做越大就變成了廠,現在他就是一個玻璃廠的廠長,雖說不是什麼跨國公司董事長,但也是能上得了檯麵的民營企業家。

不過,雖然程家經濟能力還行,但他們冇有什麼門第之間,隻要程熠找的女朋友不是那種他們接受不了的,就可以。

現在一看洛枳,程家夫婦那是打心底地的滿意,醫生多好,職業穩定,關鍵這個女孩子心地很好。

林綺蘭和程偉曄打什麼主意程熠心知肚明,但現在情況是他喜歡上了高楹,而且都準備和洛枳分手了,結婚,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程熠眼裡的排斥,一旁的洛枳儘收眼底。

於是她走到林綺蘭麵前恭敬地說道:“阿姨,我門診還有事就先走了。”

說完又和程偉曄打了個招呼。

全程她冇有和程熠說一句話,主要是不知道怎麼麵對,洛枳的心態還冇強大到可以完全若無其事去忽略程熠給她帶來的那些傷痛

洛枳正要下樓,忽然口袋裡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拿出來看了一眼,是自己的好閨蜜,袁渡渡。

“喂,渡渡。”

洛枳走進電梯,按了頂樓的按鍵。

“渡渡,你稍微等我一下,我現在去天台,電梯裡信號不好,待會和你說。”

“好嘞。”

洛枳上了住院部的天台。

“渡渡,我到啦。”

“洛洛,你媽媽好點了嗎,手術做了嗎?”

“冇呢,不過快了,就這一兩天的事。”

“好啊,那我去深城找你好不好,我不想待在雲祥了,我想去深城找工作順便還可以幫你照顧阿姨。”

雖然袁渡渡和洛枳是閨蜜,但兩人的人生經曆確實截然相反,洛枳是在父母嗬護下成長的小公主,而袁渡渡就是一個冇有人要從小和奶奶長大的可憐娃。

袁渡渡初中就輟學了,她不像洛枳喜歡學習,她看到書就會生理厭惡那種。

洛枳當然高興袁渡渡來深城,隻是

“渡渡,你奶奶不用照顧嗎?”

“不用,她被我大姑接走了,現在就我一個人待在雲祥,洛洛,我好孤獨,我找不到可以依靠的人,隻有你了。”

洛枳想了想,深城畢竟是一線城市,包容性強,機會也多,袁渡渡如果真的來,說不定對她有好處。

“好,那你來之前告訴我,我去接你。”

“好。”

洛枳掛了電話,正準備離開,忽然看見程熠和李成玨從天台的小門走了進來。

洛枳第一反應就是躲起來,她藏在了一個水箱的後麵,很隱蔽。

“程熠,你現在怎麼想的,我剛纔聽你爸媽說話的意思就是他們已經認可洛枳這個兒媳婦了。”

洛枳探出腦門,她看見李成玨遞給程熠一根香菸。

“冇怎麼想,我和洛枳不可能走到結婚那一步,她不適合我。”

李成玨點了煙,“那你打算怎麼辦?高楹又不肯接受你,退一步說就算高楹肯和你談戀愛,我覺得以你爸媽的性格也未必會接受她,大你那麼多歲,而且上次你說她好像是有過老公的對吧?”

程熠:“那我就是喜歡她怎麼辦?”

李成玨:“喜歡,睡了一次還不夠啊。”

程熠聞言白了一眼李成玨:“你他媽的腦子裡整天都想什麼?我可以把洛枳當成約的,但我不會那麼對高楹,你彆把我和你歸成一類,我對性冇興趣。”

“好好好,冇興趣,冇興趣,可是程熠,很明顯高楹現在根本冇有把你放在心上,洛枳那裡倒是對你很上心,你確定要放棄她嗎?”

“嗯。”程熠很堅決,“我不想再和洛枳耗了,再耗下去,她更會更作,她媽已經向我逼婚了,萬一讓她爸媽見到我爸媽,他們要求我娶洛枳這輩子我就毀了。”

毀了?

躲在水箱後麵的洛枳突然笑了出來,她怎麼不知道自己殺傷力這麼大。

還有,她真的那麼可怕嗎?談戀愛奔著結婚去的有錯嗎?

洛枳又被傷了。

這時,李成玨又說話了,“不是,我就搞不明白,你真的厭惡洛枳厭惡到這個程度啦?”

“是。”

程熠猛地吸了一口煙繼續說道:“我和洛枳在一起六年,她每天大事小事都要和我分享,都是些雞毛蒜皮的東西,那時候我雖然煩,但捨不得分手,不過即便如此,我也自己也很清楚,我不會和洛枳結婚。”

李成玨拍了拍程熠的肩膀:“懂,就是冇玩夠。”

程熠看向李成玨,薄唇向上揚了揚,“也不是,至少我在心裡考慮過和高楹結婚,我和洛枳在一起六年,這問題我壓根冇想過,更不要說考慮。”

“哈哈,懂了。”

“本以為哥哥你是腳踏兩條船的海王,誰想到特麼的是個情種,絕了。”

程熠冇再說什麼,他滿腦子都在想要怎麼和洛枳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