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了,言歸正傳,我還是那句話,祭海規模大也就算了,畢竟已成定局,

多說無益,但是必須要嚴格限製進入醮場的百姓人數。隻有經過身份篩查,簽了保證,收到請柬的人才能前來觀看祭海,避免居心不良的賊子和倭寇混入醮場搞破壞。”

“另外,祭海程式不宜繁雜囉嗦,

以快速簡短為宜,速速結束了事。”

張經那強勢的聲音再次響起,

以不容置疑的語氣對趙文華等人說道。

“我不同意!我想請張總督仔細的想一下,

我們此次祭海的目的是什麼!滅倭!滅倭!還是滅倭!通過祭海,天、神、人合一!祈海神助我大明滅倭!展示我大明滅倭的決心!提振百姓的信心!打擊倭寇的囂張氣焰!”

“如果嚴格限製醮場人數,那豈不是向外界宣佈,我們怕了倭寇!老百姓會怎麼看老百姓會認為我們害怕倭寇,認為我們冇有剿滅倭寇的信心,會對我們失望,會對朝廷失望,會對聖上失望,這是絕不容許發生的!”

趙文華就像是辯論賽的反方辯友一樣,在張經話音一落就同樣強勢的開口了,

針鋒相對,毫不退讓。

“我是江南、江北、浙江、山東、福建、湖廣諸省總督,

專辦討倭,事關滅倭,我說了算1

“我是聖上欽點的欽差,

是本次祭海的主祭,祭海的一乾事情,我說了算。”

“你說了算,

你能為祭海負責嗎倭寇混入醮場作亂,你能負的起責任嗎!”

“醮場有一萬多精銳,醮場外東、南、北三個方向佈置了數萬重兵,倭寇不來也就罷了,若是敢來,那就成為甕中之鱉,正好拿他們的頭顱祭海!!!”

......

朱平安在帥帳待了一盞茶的時間就知道他們倆誰也說服不了誰,也知道他們不是為了說服誰,他們隻是為了爭吵而爭吵,吵到天昏地老也冇用。

正如朱平安所想,張經和趙文華麵紅耳赤的吵了半天也冇有炒出個一二三四來。

“算了,我們吵來吵去,也無意義,明天就要祭海了,今天必須把章程定下來。所謂一人計短二人計長,公道自在人心,還是聽聽大家的意見吧,汝等以為如何”

張經擺了擺手,

停止了跟趙文華無意義的嘴仗,將目光看向眾人,

緩緩問道。

朱平安在身後默默的給張經點了個讚,張經很聰明,他這一方人多勢眾,話語權大,聽眾人的意見,最終肯定是他這一方以人數的優勢勝出。

張經聰明,趙文華也不笨,尤其是在這種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的領域上,趙文華有過之而無不及。

張經話音一落,趙文華就不由一聲冷笑,指了指張經身後的眾人人,又指了指他自己身後的胡宗憲等三個人,嗤笑道:“說什麼公道自在人心張總督,你說這話就不臉紅嗎”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這就是公道,趙大人”張經一臉坦然的說到,臉不紅氣不喘,甚至還站在道德的製高點上,暗示趙文華無道。

“你還真是”趙文華冇想到一本正經的張經竟然如此厚顏,一時間氣的語結了。

“我覺得張總督所言甚是”

在趙文華被張經氣的語結的時候,身後一個富有磁性的聲音幽幽響起。

趙文華頓時像是被人在後背捅了一刀一樣,難以置信的扭頭看向發聲的人。

不止趙文華,帥帳裡的其他人也都看向了發聲的人。

胡宗憲!!!

發聲的竟然是胡宗憲。

趙文華扭頭,難以置信,一臉慍怒的盯著胡宗憲,就如同在看一個叛徒。

好啊,好你個胡宗憲!冇想到你竟然這個時候反水了!枉我對你如此信任!

張經身後的一眾官員也都意外的看著胡宗憲,冇想到這個早早的就投靠攀附趙文華的人,竟然在這個時候反水了,這出乎了一眾官員的意料。

說實話,朱平安也有些意外。

不過,以朱平安對曆史的瞭解,朱平安知道胡宗憲是不會反水趙文華的。

所以,胡宗憲這不是要背叛趙文華,相反,胡宗憲這是要相助趙文華。

“姓胡的,是要棄暗投明,背叛趙文華,投靠張總督嗎”臨淮侯湊近朱平安,小聲道。

“不是。”朱平安搖了搖頭,同樣低聲回道,“胡大人之所以這麼說,應該是想到了破局的辦法,而且肯定是助趙文華掌控祭海局麵的方法。”

“啊!”

臨譙侯一臉難以置信,胡宗憲都反水的這麼明顯了,賢侄竟然說他冇有。

“胡宗憲,你說,張總督所言甚是!”趙文華深吸了一口氣,看著胡宗憲,一字一頓的問道。

從趙文華的語氣就可以聽出來,他此刻很生氣,聲音都是從齒縫裡發出來的。

張經此時也饒有興致的看著胡宗憲,想要看這個當初自己所看重,卻自甘墮落攀附趙文華的後輩,是不是要浪子回頭了。

“回大人,正是如此。明日就要祭海了,今日必須把祭海的章程定下來。既然趙大人和張總督誰也無法說服誰,不如聽聽下官等人的意見,一人計短二人計長也。”

胡宗憲在趙文華憤怒的眼神下,麵不改色,神情自若,拱著雙手對趙文華說道。

趙文華怒瞪了胡宗憲一眼,你這個叛徒,按張經的意思,那豈不是比人數了。

那還用比嗎,他們那人多勢眾,我們隻有四個人,直接認輸好了,省的丟人現眼!

趙文華怒瞪胡宗憲的時候,忽然發現胡宗憲微不可察的,對自己眨了一下眼。

於是,趙文華哼了一聲,不耐的說道,“哼,那就且聽聽你們的意見吧。”

“胡禦史,不知你對此有何高見?”張經第一個問胡宗憲。

“下官以為,此事應聽聖上的。”胡宗憲拱起雙手,如此對張經回道。

“聽聖上的?嗬嗬,胡禦史糊塗了吧,我們距離京城不說十萬八千裡,也有兩千餘裡,一來一回,再快也得五六天時間。可是明日就要祭海了,如何來得及呢。”

胡宗憲話音剛落,便有人禁不住搖頭取笑道。

“聖上英明,對此早就有了決斷。”胡宗憲微微笑了笑,抱拳向京城方向道。

“早就有了決斷?”眾人聞言,搖頭質疑。

“聖上聖旨早就有言在先,‘著趙文華主持祭海,便宜行事,江南各官員予以配合,不得有誤’,也就是說祭海所有事宜,由趙大人主持,便宜行事。江南各官員,包括總督大人,予以配合,不得有誤......”

胡宗憲低頭緩緩說道。

“嗯嗯,不錯,不錯,正是如此。由我主持祭海,江南所有官員,包括張總督,予以配合,不得有誤。嗬嗬,張總督,伱不會違背忤逆聖意吧?1

趙文華聞言,欣喜不已,讚許的拍了拍胡宗憲的肩膀,然後小人得誌的看著張經,陰惻惻的說道。

“本官自然遵聖意!哼!祭海若是有什麼閃失,我看你能擔得起責任否1

張經看了胡宗憲數秒時間,纔看向得意的趙文華,用力的哼了一聲,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