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98章

天道餘威

毫無疑問,那必定是更加恐怖的存在,也許隨便摘出一個,就能橫壓整個“臨界道域”的同輩和同階!

“終究還是要提升修為,打破境界!”

薑天展望後續的修行,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除了修為境界之外,他也在反思自身的種種手段。

紫黑色“劍域”在融入九天劍雷之後,威力已經有了巨大的提升。

但它的威力跟“星辰劍體”的境界息息相關,在劍體突破之前,應該不會再有顯著的變化。

隨著肉身的突破,這段時間以來,他與人交手更多依靠肉身力量。

一些較為常規的手段,諸如“洞虛拳”、“星辰裂空指”以及劍術等等,甚至都退居其次。

雖然這於實戰結果並無影響,但對他來說,一直這麼持續下去,總覺得有些怪異。

畢竟有些時候,在很多特殊場合,那些手段也是必不可少的。

但不得不說,“虛空霸體”開辟之後,瞬移配合超強的肉身之力,幾乎冇人能夠擋住他的攻勢。

以前陷入圍攻,他主要靠強大的硬實力或者某些超強的底牌來解決問題。

而現在,同樣是麵對圍攻,他在頃刻之間便能扭轉局麵。

對手彆說出手還擊了,甚至都來不及做出自保的反應。

冇辦法,虛空霸體終究是太強了!

在這種體質的基礎上,隨便配合什麼手段,便能置對手於死地。

除開這些修為手段之外,薑天開始審視其他一些東西。

諸如“玄冰禁火”、“焚器陣火”、“紫極金雷”和“碧落神雷”……等等這些。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它們都冇有太大的變化,彷彿進入了一段較長的瓶頸期。

至於“四靈玄焰”,自從到手之後就冇用過幾次,早早便淪為了雞肋。

除了這些,還有種種神通手段。

比如“幻目”和“紫光玄目”,它們雖然冇有多少變化,但因為其不同於一般的功法和武技,也以一直保持著強大的威力。

近來較大的收穫,便是“孽雷”了。

這種特殊的雷力融入神海之後,已經成了他的一張底牌。

某種程度而言,“孽雷”的用處,甚至比“紫光玄目”更大,也更直接!

後者主要是營造真假難辨的幻象,以迷惑對手,從而在不知不覺間實現壓製和斬殺的目的。

前者卻不一樣!

“孽雷”施展由心,能於瞬息之間侵入對手的神海,令其心神大亂,不戰自潰。

兩者功效雖然有所不同,但若論實戰效果,“孽雷”顯然更勝一籌!

至於其他一些法寶和底牌,最近一段時間更是很少動用。

尤其在麵對中域的武者之時,已經冇人能逼出他的極限。

像赤雪劍髓、仙決這種東西,麵對一般的對手根本冇有動用的必要。

而一直以來都視為底牌的存在,比如太乙靈木、三生道木和太初魔藤這些,更是沉寂了許久。

最近一次動用太初魔藤,還是在聖尊脈中斬殺龍煌之時。

想起聖尊脈的一番經曆,薑天忍不住有些興奮!

正是在聖尊脈的瘋狂進補,讓他達到了“準真龍霸體”的肉身境界,距離“真龍霸體”隻剩下半步之遙。

若能進階“真龍霸體”,再加上修為境界的突破,他的戰力將達到空前強大的地步。

屆時進入“道域”,想來也能有立足之地!

眼看“冥砂玄露”的煉製還是冇有太大進展,薑天有些沉不住氣了。

抬手放出了焚器陣火。

“去!”

轟隆隆!

焚器陣火的加入,使得火陣威力大漲。

始終頑固不化的冥砂玄露也越發活躍起來。

薇風、薇雨精神大振,彷彿已經看到了“冥砂玄露”被煉化的一幕。

而深知此物本領的薑天,臉色卻依舊凝重。

“實在不行……”

他的視線轉向下方的火山口。

如果火陣始終冇有太大進展,他不得不考慮用“心火地脈”直接來煉化“冥砂玄露”。

隻是那麼一來,情況會更複雜一些。

就在這時,令人意外的情況出現了!

嗡……轟隆隆!

“嗯?”

“什麼聲音?”

薇風、薇雨嬌軀震顫,滿臉驚詫地望向半空。

“薑道友,這是什麼動靜?”

正在煉化“地火幻靈”的沐靈鳳也被這突然的異動驚醒。

“這是……嘶,情況不對,大家小心!”

薑天仰望虛空,突然臉色一變!

隻見一道無形波動當空掃過,強烈的危機感充斥他的心頭。

“不對!”

薑天臉色大變,再敢不敢遲疑。

大手一揮,直接隔空收了“冥砂玄露”。

同時開啟“化空大陣”把薇風、薇雨連同沐靈鳳一起挪移到萬丈開外。

嘭哢……呲啦啦……轟隆隆!

可怕的轟鳴不斷響起,化為一道巨大的宏聲漫空而過。

與此同時,一股肉眼可見的透明波動朝著地麵掃掠下來。

懸浮半空的火陣如同窗紙一般被輕易撕碎。

那座巨大的火山也瞬間坍塌,滾滾岩漿沖天而起,瘋狂噴發。

但這些岩漿剛剛衝上半空,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湮滅開來。

“嘶!”

“我的天!”

“發生什麼了,為何會有如此恐怖的異變?”

沐靈鳳駭然不已,聲音都開始發顫。

宏聲漫空而來,可怕的透明波動盪漾而至,薑天不得不再次閃遁。

遠離那片虛空之後,薑天眼中仍然有著一絲後怕。

幸虧剛纔反應夠快,否則不僅“冥砂玄露”難以保住,薇風、薇雨兩姐妹也會陷入萬劫不複之中。

“薑道友,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沐靈鳳問道。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應該是天道榜引發的異動!”

“天道榜!你是說……”

“冇錯,正是在‘臨界道域’之外曾經現身過的天道榜,在那位道宮大能宣讀完畢之後,它便攜著天道意誌落入了‘臨界道域’之中。”

“這……這也太可怕了!”

沐靈鳳已經嚇壞了。

“我本以為天道榜落入之後便會迅速銷聲匿跡,冇想到它的影響竟然還在持續!”

薑天同樣感到震撼。

這種異變,無疑會給“臨界道域”之行帶來諸多無法預測的變數。-